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农业科技种植果树栽培
乱石山上的核桃林
发布时间:2013-12-22 04:55:00 来源:中国网络电视台 点击量:698
    【主持人】:河北省的临城县位于丘陵山区,山上的乱石、瘠薄的土壤,既不长树,也不长庄稼,这样的山地荒了几辈子。可如今,就在这乱石山上却长满了核桃树。

      (2013年9月5日 河北省临城县)

      【解说】:高胜福是这片核桃园的负责人,这10多天他和种植户们忙得快赶上麦收了。

      【采访】高胜福:我们全园最高峰时要2000多人。

      【解说】:一棵核桃树能产七八斤核桃,这样的核桃树在高胜福的基地有10万亩。然而这个数字还在扩大,不光是高胜福,越来越多的农户自己也开始包地种起了核桃。

      【采访】:

      高胜福:现在那块种了多少亩了?

      农户:500亩。

      高胜福:500亩,明年还计划种多少亩?

      农户:还不知道。

      农户:俺这儿都有,各户都有坡。

      记者:都有坡,想多买呢?

      农户:想多买不行,没人卖了。可不容易,这会儿可没人给。钱少了,人家不给。

      【解说】:种核桃的山地,在临城人眼里已经成了难得的宝地。可十年前,他们脚下的这些山地,却谁也不稀罕。

      【采访】:

      农户:没人承包这地,没人要这个地。这地根本就没人要,可以说没人来这地里来。

      农户:长点荆条。

      记者:长点那个。

      农户:长点荆条。

      记者:长那个有用吗?

      农户:没用。

      农户:没用,用那个烧柴禾。

      农户:烧柴禾,烧柴禾都不行,没用。

      农户:啥也种不了啥儿。

      农户:你说找个动物,我们这里好打兔。

      在岗上找个兔吧,连个兔儿都不好找,知道吧!

      【解说】:连兔子都嫌弃的山地草都长不高,因为这里早已被疯狂的石头所占据。

      【采访】农户:有的地方连草都不长 净是红石蛋子,犁耕耕不下去是吧。一耕咔嚓撞上石头,碰犁。

      【解说】:就是这些没法耕种的乱石山,让临城县的农民只能守着自家那些零落的耕地,贫困户的年人均收入还不到1000元,临城一直戴着贫困的帽子。

      【采访】中共河北省临城县党委副书记 郭建军:老百姓穷,荒岗地区种树长不好,种粮食更不能长,怎么样能把荒岗变成可以耕种的一种耕地,这就是我们最头疼的事。

      【解说】: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但乱石荒岗在临城县占到了将近一半的面积,这样的山,农民根本靠不上。

      而如今,贫瘠的乱石山却变成了高胜福和当地农民的核桃林,难道这石头缝里真的能长树?这荒山又是怎么变成绿林的呢?

      1999年,临城县委县政府号召当地全力治理荒山、脱贫致富,这一号召触动了曾经做电信工作的高胜福。

      【采访】高胜福:我小的时候经常上荒岗上,也看到漫山遍野的荒岗,在那时候也引发过什么时候有条件的话,或者有机会的话能把这片荒岗,能种上树,能成一片森林,一片树林多好啊,确实想过这个。

      【解说】:高胜福觉得,如果能种上树,尤其是经济树种,那么荒山就能变成有产出的绿林。然而,对于高胜福的这一想法,很多人议论纷纷。

      【采访】农户:啥议论也有,有的说胡闹,有的说那啥,有的说不行。即便栽活也不好好长,因为啥?石头太多,你挖出来没底下,就像这样,一地全是石头。

      【解说】:究竟这荒了几辈子的山能不能种树呢?怀揣着儿时的梦想,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,高胜福请来了河北农大的教授李保国,专家们对石头山开始了深入调查。

      看着地表下挤满了大大小小的鹅卵石,高胜福才弄明白为什么脚下的山地种啥啥不长。

      【采访】李保国:像我们治理的真正有岩石母质的地方,它是不漏水的,在这个地方它下边还是漏水的,下边鹅卵石中间有空隙,浇了水之后很快就漏到深层去了。

      【解说】:我国地质地貌结构复杂,像花岗岩、片麻岩等这些结构是不存在漏水问题的。而临城山地地表下布满的鹅卵石,却像一个巨型漏斗。加上这里的坡地本来水土流失就严重,所以仅有的水到了地下也很难存住。水是生命之源,对树也一样。而在临城的山地,缺水对长树来说还不是最大的威胁。

      【采访】李保国:从地方说下去70厘米,80厘米甚至有的60厘米的地方,它有一层白浆石层,那个根系一扎到这个浆石层上,马上就烧死了,整棵树全部死亡,就不能生长不能生存了。

      【解说】:在不计其数的鹅卵石中间,夹杂着另外一种石头——浆石,众多的浆石在同一水平面上形成了浆石层。浆石它所具有的强碱性,对植物的生长来说就像是毒药一样。鹅卵石和浆石的形成,让这片土壤变得越来越瘠薄。

      【采访】李保国:就是过去的时候,发一次大洪水从山上滚下来的那个鹅卵石、石头蛋子,来到这地方沉集一点泥渣,发一次水沉积一次,发一次水沉积一次,这样把稀土冲走了,剩下是鹅卵石那一类的东西,然后混进来了一点土泥。

    【解说】:地表10公分左右的土层,对于长一棵树来说,显得杯水车薪。缺土又缺水,还伴随着烧根儿的浆石,这样的地方怎么能种树呢?此时的高胜福早已没有了最初的热情。

      【采访】高胜福:这个当时确实是心里没底。

      【解说】:在这乱石山上究竟应该怎么种树呢?专家李保国提出了一个让高胜福等很多人都难以想象的做法。

      【采访】李保国:没土我集中,再不行,我在有土的地方把它弄过来,这个坡面上水不是缺嘛,把水存起来,这地方不就多了嘛,它丰富了它就能长了,这就像咱们家里你挣钱少,他挣钱少,把大伙钱都聚起来,供一个人上大学就供起来了。

      【解说】:有土、有水,就能种树,李保国教授讲得很有道理,可高胜福却越发疑惑,本来就缺土缺水的地方,上哪儿找更多的土和水呢?

      【采访】李保国:我开了一条沟,只把上头的土扒到这沟里头来,原来坡面我不动,隔过五米去我再挖一条沟。

      【解说】:在山上挖出一条条的沟,把里面的鹅卵石和浆石层都取出来,再把坡面上的土集中起来回填到沟里。这样,雨水也不会顺坡流失,也都集中到了沟里,人为给树木创造出一个能够生存的小环境。这就是隔坡沟状梯田。

      有了治理荒山的技术思路,1999年的秋天,高胜福和几个朋友承包了2300亩的石头地,他要先治理好荒山,在这里全种上树。

      为了聚集水土,高胜福带领着当地的农户,开始了开沟换土的浩大工程。

      【采访】高胜福:非常艰苦,我们可以说是黑夜白天不停,甭管是党员干部 还是底下这工人都是一个劲儿,起五更啊,不明就上班了,我到这里的时候黑的还看不见东西呢。太阳落得看不见了才回去呢,就是那干劲儿。

      【解说】:2000年的春天,经过大家齐心协力的奋战,治理出了200多亩的石头地,种上了耐碱耐旱的薄皮核桃。在这里高胜福和农户们栽下了核桃苗,也栽下了希望。然而仅隔几个月,大部分树苗就开始死亡,高胜福的希望几乎化成了泡影。

      【导视】:为了在乱石山种上核桃树,高胜福在专家的帮助下,挖运石头,聚土聚水。经过耗时耗力的治山工程后,树苗却依然难以存活。有土有水的山地为何种不好树?高胜福和他的团队如何度过难关、将石头山变成核桃林?

      【解说】:2000年春天,高胜福带领农户专门挑选核桃壮苗,在治理后的山地上栽了200多亩。可时间一天天过去,60%的树苗都成了死苗。

      【采访】高胜福:栽上苗死了以后都干枯了,一点绿色都没有。我们到地里每天我们去观察,观察一看特别希望它能长出芽来,它不但长不出来,一天天的变色。

      【解说】:有的树苗从种上压根儿就没发芽,有的发了芽的树苗后来也变得干枯打蔫。看着大面积的死苗,大家心里都不是滋味。

      【采访】:

      农户:说实话哩,不叫工人自己掏钱也觉摸着心疼呼呼的,那时候十几块钱一棵树,费多少劲栽下这了没活了,该不心疼啊?

      商户:土地治理成本特别高,当时一亩地花了5000元钱,这种栽植方法我也持怀疑态度,确确实实。

      记者:尤其一看见死苗了,是不是更怀疑了?

      商户:对,确实。别说这个了,非常不好受。

      【解说】:人力、物力,高成本并没有换来什么收益。很多人又开始质疑,这片石头地根本没治好,也不可能长出树来。甚至曾经和高胜福一起入股的股东也退了出来,这让高胜福陷入了巨大的压力。

      【采访】高胜福:有两个晚上睡不着觉,在琢磨着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,以后怎么去发展这个,当时说投了那么大的资,也给予了那么大的希望,投入那么大的热情,结果换来的是这么大一个损失,根本想不到。

      【解说】:高胜福没有被眼前的压力所压垮,但他和基地的人员都很疑惑,治理好的山地,栽下的又都是壮苗,为什么这些苗却仍然难以存活呢?

      【采访】李保国:我们发现过去死的树,都是缺水的树。

      【解说】:对于专家说的树苗是缺水致死,大家很不理解。因为治理后的坡地本身可以聚集雨水,并且在种苗的时候,更是给足了水。

      【采访】技术员:三埋两踩一提苗,就是把坑挖好,把苗放进去,放上土,用脚把它踩实,埋住根,埋住根以后往上面灌水,等着水渗没了以后再往上填土。

      【解说】:“三埋两踩一提苗”是树苗栽培上惯用的方式,水也没少给,可专家为什么说高胜福他们的苗依然缺水呢?问题就出在栽苗的方法上,李保国教授拿自己的栽苗方法和基地惯用的方法做了一个对比实验。

      左边的核桃苗是挖坑放苗然后浇水,右边的核桃苗是基地惯用的浇水方式,十分钟后,两棵苗的根部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?

      【采访】:

      李保国:这根,看着了吧,全湿了,这根还是干着的。过了这么长时间了,你看浇上水。这一棵,你看。

      记者:这上边沾了这么多泥巴。

      李保国:对吧。

      记者:这个有干的地方吗?

      李保国:没有。所以这个根就水分充足了,你看它们,对比显著吧。

      【解说】:同样的核桃苗,栽培方式不同,根系呈现出了截然相反的状态。那么高胜福他们一直使用栽苗方法,根部怎么一点水都没粘上呢?

      【采访】李保国:把那个土踹实了,踹得很实,然后踹实的基础上灌水。

      【解说】:为了让苗在土里扎结实,高胜福的基地在种苗时有一个很重要的动作,就是要使劲儿踩,正是这个动作改变了水流的方向。

      【采访】李保国:栽了树之后你直接灌上水,这个水往什么地方走呢?哪地方没踹实往哪块走。

      【解说】:灌的水并没有像大家预期的那样垂直下渗到苗的根系上,栽苗时踩的越实,流到根儿上的水就越少,苗也死的越快。相反,对比试验里,不用踩实土壤再浇水的方式,反而更好的把水留在了苗的根系周围。

      【采访】:

      记者:上面有泥其实是里面有水。

      李保国:对,这样它就有充足的水分供应了。没有水分就活不了,只要它有了水就能活。所以,两种栽植方法的效果截然不同。

      记者:别看都是种苗,都浇水。

      李保国:同样种下去它就不一样。所以我们应该从传统的观念当中解放出来。用这种比较科学的用水方法来栽树。

    【解说】:李保国教授的对比实验,不仅让高胜福和基地的工作人员解开了树苗死亡的疑团,也让他们从此改变了栽植树苗的方式。两年后,高胜福收获了他人生里的第一筐核桃。

      【采访】高胜福:2003年我们收获了有几百斤核桃。当时我们一看收了核桃以后我们感到非常的高兴,那种大伙围着核桃在看,那种心情难以言表,当时我也是激动的落下眼泪,这几年奋斗终于有了点收获。

      【解说】:五年的努力,终于看到了希望,更让高胜福信心倍增的是,他们已经开始选育适合当地水土的品种了。这个品种树势强壮,成活率高,非常适宜山地梯田和缓坡上种植。

      【采访】高胜福:果仁它感到特别的丰满,另外皮的薄厚度也不一样,这个皮薄厚度,薄厚适中,太厚了人不容易捏开,太薄了它容易破碎。

      【解说】:经过多年选育出的“绿岭”核桃,不仅壳薄、出仁率高,而且第二年就可以结果。有了适宜立地条件的优质核桃品种和栽植技术,以及科学治理乱石山的方法,高胜福带领着农户们越干劲头越大。

      【采访】高胜福:我们每年增加达到2000亩,每年扩展2000亩那种规模,那种速度在增。

      【解说】:十三年间,高胜福带领着农户们共挖掘土荒石500万立方米,如果把这些土荒石堆成宽1.5米、高一米的大坝,那么这个大坝的长度,相当于从北京到达乌鲁木齐的路程了。当一棵棵核桃树在曾经的石头山上开花结果,高胜福心中的那块石头落地了。

      【采访】高胜福:这个心情,我觉得可能跟别人还是不一样。从把第一棵核桃树栽上,我就感到把整个荒岗。或者叫绿岭公司也好,就当成自己小孩一样,那样去,拿出那种心情来,就当成自己的孩子。看着它一天天成长,心里是。

      【解说】:十三年来,付出的心血和汗水终于得到了回报。高胜福带领着当地农户凭着愚公移山的精神,开沟、挖石、换土,发展薄皮核桃十八万亩。从苗木繁育到田间管理,从鲜食核桃到加工贮藏,曾经的乱石山已经变成全国最大的薄皮核桃生产基地,产品远销到全国各地。

      【采访】:

      农户:小米加步枪愣建设成了绿岭,核桃基地,万亩核桃基地建成了。

      农户:你看着这核桃树这可好。

      农户:以前本是丘陵地,从此旧貌变新颜。

      【解说】:几辈子无法耕种的石头地,如今却成了当地农户们增收的宝地。在高胜福的基地带动下,临城县8个乡镇的1万多农户都种上了薄皮核桃,也种下了让他们摆脱贫困的希望。

      【采访】河北省临城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刘贞哲:现在虽然说老百姓每年增加了一两千元钱,但是要看到现在的核桃树还没有进入盛果期,还没有完全走向市场,等这些核桃全部走向市场以后,那么我们人均增加到几千元钱是不成问题的,那么距国家人均2300元钱的脱贫线。就可以说突破这个脱贫线了。

      【主持人】:科学治理荒山,科学种植核桃,临城县让荒山变成了绿林,也让小核桃变成了大产业。临城县正是有了这样的主导产业,让当地农户有了主心骨、有了积极性,也让当地寻找到一条逐渐渐摆脱贫困的稳定的发展道路。

    版权所有: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农村部
    网站维护制作:农业农村部信息中心
    京ICP备05039419号 最佳浏览模式:1024*768分辨率
    网站保留所有权,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镜像